• <video id="dx47c"><menu id="dx47c"><option id="dx47c"></option></menu></video>
  • <cite id="dx47c"></cite>

      <rt id="dx47c"><optgroup id="dx47c"><option id="dx47c"></option></optgroup></rt>
    1. <source id="dx47c"><meter id="dx47c"><em id="dx47c"></em></meter></source>
      <source id="dx47c"><meter id="dx47c"><legend id="dx47c"></legend></meter></source>

      <ruby id="dx47c"><menu id="dx47c"></menu></ruby>

      1. <rp id="dx47c"></rp>
          <rt id="dx47c"></rt>

        學術不端論文查重檢測高校版本專、本、碩、博大學生論文學術不端檢測渠道
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查重資訊 > 寫作 > 付瑞生:學術不端 法不容情

        付瑞生:學術不端 法不容情

        時間:2018-11-20 15:55:37 編輯:凈溪查重

         于艷茹論文抄襲事件不大不小,以往都是教授甚至院士抄襲被揭發,造成學術界大地震,此次是博士研究生抄襲被舉報,相信對于年輕學者的震撼不容小覷。如果真按照北大校方的表態,將吊銷“執照”——吊銷學位證、畢業證以及一切相關榮譽,那么對個人前途無疑是致命的,不過對于整個學術界的前途,這卻是福音。

          近年來,隨著懲處力度的加強,特別是學術數據庫的快速發展,反學術不端軟件的普及,些微的抄襲行為一般都逃不過電腦重復率檢測。像于艷茹這樣整篇抄襲的情況一般難以發生。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。人類智慧總是要領先機器智能。譬如北大教授陳平原就說,現在學生很“聰明”。 第一,因為數據庫未納入臺灣的文獻,有人就抄襲臺灣的,臺灣則抄襲大陸的;第二,雜志被納入,而書沒有,就抄書;第三,解放前的未納入,80年代以后的基本都被收錄,就抄解放前的老書。

          于艷茹的抄襲內容未能被軟件測出,因為她抄的是國外的。如果國外文獻、古籍、臺灣文獻等等,都可以被納入檢測范圍,相信還有更多抄襲者會顯出原形。事實上,文獻的收錄沒有盡頭,靠機器查處無法杜絕學術不端,學問其實問的是良心。這也是為何在國際學術界,多次發生教授因為學術不端被揭發而走上不歸路。因為他們往往難以面對良心的拷問。

          特別是在這樣一個“粘貼復制的時代”,原創性更是學術的根脈。于艷茹式的抄襲如果蔓延,意味著根脈在腐爛。最終,科學的春天將是人造的春天,腐爛的根莖上只能開出惡之花。記得當年的“漢芯事件”,上海交通大學陳進,貍貓換太子,將芯片表面MOTO等字樣用砂紙磨掉,加上了漢芯標識,此后過關斬將,蒙騙了國內集成電路行業各路專家?!皾h芯一號”問世3年,向國家各部門成功申報項目40多次,累計騙取無償撥款突破1億元。這種大規模的造假和腐敗,其實都是從一篇論文、一個項目的造假開始,最終無路可退,一環騙一環,釀成不可收拾的學術丑聞。

          如陳平原所說,觸犯學術紀律是個世界難題,問題是怎么處理。此次《國際新聞界》公開譴責的舉動是需要一定勇氣的,因為按照慣常的做法,往往息事寧人內部處理。下面看北京大學方面是否能兌現諾言,嚴格按規章辦事。長期以來,學術界內部山頭林立,學術爭論往往會演變成人情比拼、圈子角力,結果是葫蘆僧難斷葫蘆案,死刑改無期,無期變有期,最終不了了之。這也是類似漢芯的各種芯至今層出不窮,唯獨缺少學術良心的根本國情所在。

          學術環境的凈化不缺制度,問題在于如何執行制度。是人治還是法治,是走形式還是走良心。


        知網查重入口